駱灆

復健中,小學生文筆

星空之下(羅路原著向)

依舊復健中
希望沒有OOC

被小魯夫跟小艾斯看星星戳到蹦出的文(但是是羅路(X
偷偷假裝是魯夫生賀(X
時間段是要去佐烏會合前
—————

特拉法爾加羅發現,從德雷斯羅薩上了雞冠頭的船後魯夫特別黏他。
幾乎到哪魯夫都會在旁邊,還會三不五時拉著他去做有的沒的事,而最常的活動不外乎就是釣魚跟半夜偷冰箱裡的食物。
就連睡覺也不讓他閒著,也跑去找他擠。

搞得雞冠頭一天到晚想把他丟下船。
在暴風雨差點沈船,加上騙人布強烈的建議下,他們短暫的上了一個孤島。
羅本來不太想下船,但一夥人剛說好集合時間,羅就被魯夫大叫著冒險給拖了下去,然後一溜煙就跑不見了。

“啊啊啊魯夫!”騙人布跟著在後面大叫,其他人則是一臉習以為常,跟著一起下了船。

走沒多遠幾個人就見到了島上的特大號動物,”呀啊啊啊!我我我我得了下船就會死的病我先上船了。”騙人布跑到索隆身後躲著,弗朗基跟羅賓則是邊走邊看。

“這邊有喬巴之前說super~毒的毒蘑菇。”

“阿拉,魯夫不會不小心吃到這個蘑菇暈過去,然後被野獸吃掉,最後連骨頭都找不回來吧。”羅賓優雅的看著弗朗基手中的蘑菇說道。

“羅賓不要若無其事的說著這種可怕的話啊!”

“應該不會有問題,畢竟特拉男跟著。”索隆意思的拍了拍騙人布接著便要往前走,不過被騙人布抓住給即時拖了回來,省得他們又多一個失蹤人口。

至於羅跟魯夫這邊,魯夫拖著羅早就跑進了森林的深處的。
好不容易停下來後,羅這才觀察了下島的環境。沿路跑過來並沒有看到居民,只有放大版的植物跟動物,森天的巨木讓他們連天空都看不到,只能看到星星點點的小光影,但不得不說是一個蠻漂亮的原始森林。
不過羅能觀察的平靜時間也就不到五分鐘,接著魯夫就又開始搞事了。
在經歷過一連串像是趕在魯夫吃下毒蘑菇前把蘑菇room走,跟阻止魯夫差點成立的巨型動物軍團,諸如此類一籮筐的事後,特拉法爾加羅覺得身心俱疲。

被魯夫拉著跑了一天後,羅基本上又成了德雷斯羅薩被銬海簍石手銬的狀態,呈現一個隨便魯夫扛的狀態了。
太陽下山前魯夫隨便抓了隻動物,烤了就權當兩人的晚餐。
吃完後魯夫又拉著他到處跑,接著像是看到什麼把手臂伸長就抱著他要跳過去。

“等等!草帽當家的你要去......”下秒羅還沒說完的話就消失在了風中......

羅只來的及在他們差點降落到針葉樹叢的時候,把兩人room到一邊的平地。
然後降落在地上的時候想著草帽一夥真是辛苦了,每天要拯救自家的超新星船長免於愚蠢的死法。

羅坐直身子後這才發現他們在的地方是一個平坦的高地,跟剛剛他們待的地方完全不同,沒有任何的遮蔽,一抬頭就可以看到滿天的星辰。

“特拉男過來~”一說完羅就被拉到魯夫的旁邊坐下。

坐下後魯夫沒有放開他的手,羅也沒有甩開他。
不知道為什麼他並不是很介意魯夫的觸碰,可能是因為對他來說魯夫跟貝波的感覺沒兩樣吧。

在一陣難得的沈默後,魯夫很突然的開始說起了小時候他與艾斯跟薩波的回憶,面對艾斯過世的事,跟相隔12年又再見面的薩波的事。
羅有些訝異魯夫會說這些事,因為他有注意到雖然魯夫看起來已經跨越過去,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總會在別人提及艾斯時用一句不要提到我的傷心事輕巧的帶過。
但不知道為什麼,竟突然跟他提起了這些事。

“嘻嘻嘻謝謝你聽我說這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想跟特拉男說,可能是因為我之前也這樣跟艾斯一起看過星星吧。”魯夫轉身對羅露出燦爛的笑容,”也可能是因為特拉男給我艾斯跟薩波一樣,讓人放心的感覺吧嘻嘻嘻。”羅在這個笑容中看到不應該出現在魯夫身上的苦澀。

“Room!”羅把魯夫的草帽room到了自己的正前方,魯夫一回過神就往草帽撲,結果就直接跟草帽一起撲進了羅的懷裡。

“哇啊你幹什麼,放開我!”被羅用草帽蓋住頭抱在懷裡的魯夫掙扎了下,但沒掙脫開。

羅看著懷裡掙扎的小船長,加了點力道稍微把人制住後這才回話,”草帽當家的,我們是同盟吧。”

“蛤,當然是啊。”魯夫的聲音因為臉埋在羅的胸口而悶悶的。

“我們都是船長對吧?”羅感覺到胸前的魯夫扭了扭似乎想歪頭,但是被他圈在懷裡動不太了。

“嗯啊!”

“我不是你的夥伴,你更不是我的船長,我們是對等的,所以你不必顧慮我的心情,不必忍著,有什麼事......就說吧。”羅說完的同時感覺到懷中的魯夫僵了下,接著才繼續說道,”而且我現在也看不到你的臉......”

接著羅就感覺懷中原本抗拒的手緊緊抱住了他,下秒魯夫就嚎啕大哭了起來。

“嗚嗚有時候......嗚真的很想苦,可素偶不想砍到大家難夠的表情嗚嗚嗚嗚。”

“聽不懂啊......草帽當家的。”羅小聲的呢喃了句,手輕輕的放在草帽上把魯夫攏在懷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羅才感覺到魯夫停了下來。魯夫又抽了抽鼻子這才坐起來,”謝謝吶,特拉男!”

“沒什麼,你也聽我說過柯拉先生的事情。”羅拍了拍有些麻掉的腳這才跟著站起來。

“啊!這個時間了!該回去了不然會被罵的!”

“被罵?”

“對啊要在太陽下山前回去,不然會被娜美揍的!”

羅突然間理解為什麼草帽團這個像斷了線風箏的船長每次都找的回去,原來娜美當家已經恐怖到,即便人不在也讓眼前這個小傢伙有制約反應了啊。

走進森林前羅隨口問了句,”草帽當家的,從德雷斯羅薩之後你就一直跟在我旁邊,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嗯啊!”

“為什麼?”

“因為在德雷斯羅婆的時候......我以為明哥殺了你。我很怕你會跟......”

“草帽當家的你是想說我比你弱嗎,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會......”

“啊啊啊不要發這種誓。”羅難得的在魯夫身上看到了一絲驚慌,小船長手忙腳亂的堵著他的嘴,接著再確定他不會說下去之後才接著說道,”我會變得更強!越來越強!強大到可以保護所有的人,也可以保護你!所以不要說這種話!”

羅看著露出招牌笑容的人,星空倒映在魯夫的眼中,讓羅一瞬間失了神,等他反應過來時候他已經說了出口,”草帽當家的,我喜......”

只是話才說一半就又被打斷,因為魯夫直接親了上去,親完後還一臉得意的把他的話搶了去,”喜歡你!”

看著眼前笑的一臉天真無邪的男孩,短暫的失神後,羅慣於心計的腦袋馬上就給了他一個最可能答案。

“哀......草帽當家的,你知道我的喜歡是什麼喜歡嗎?”

“我當然知道啊!”

看著魯夫一臉理所當然的臉,羅不禁有些想捉弄他,”是嗎,我可是想把你吃掉的這種喜歡啊,你是嗎?”邊說羅邊把魯夫的下巴挑起,正想耍流氓的時候被魯夫清澈的眼睛一看,瞬間覺得罪惡感湧現,流氓也耍不下去,摸了幾把就要收手。

“吃掉?我不好吃啊。”魯夫歪了歪頭回道,在羅皺著眉想說算了的時候魯夫這才接著說道,”但是我知道這個喜歡跟喜歡薩波、艾斯還有索隆他們的喜歡不一樣,我會想要一直看到特拉男,而且有時候這邊會變得怪怪的。”魯夫邊說邊一把把羅的手抓過來放到自己的胸上,羅明顯的感覺到魯夫的心跳在他接近的時候變快。

“我問喬巴他說他不知道,後來我又問了香吉士跟羅賓他們,他們就要我來跟你說。他們說這是因為喜歡才會這樣。”

“天......你也太可愛了。你可不要反悔啊草帽當家的。”說完羅就親了上去,跟魯夫剛剛才蜻蜓點水的吻完全不同。

“草帽當家的,要用鼻子呼吸啊。”吻完後羅若無其事的把魯夫沾到臉上的口水擦了擦,還順便偷摸了魯夫的屁股一把。

而一邊的草叢—
騙人布縮在一邊的草叢不知所措,剛找到魯夫正想出去的時候就發現氣氛不對,沒想到下一秒兩個人就親在一起了啊,親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們的船長搞個同盟把自己賣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哥哥大人我們沒照顧好你的弟弟,沒有阻止他把自己賣掉。”騙人布含淚想著,要是魯夫那個革命軍二把手的哥哥知道這件事不知道會怎麼樣。

“GOD,你是來找我們的吧。”騙人布還在慚悔的時候,羅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嚇得騙人布差點沒咬舌自盡。

“啊哈哈是啊,因為過了約定時間你們都沒回來,所以我就來找你們了。”

“喔喔喔騙人布我們走吧,嘻嘻嘻!”魯夫邊說邊掛到騙人布的身上。

搞得騙人布沿途就只能害怕的頂著羅的殺氣回到船上。

而至於後來同盟有沒有變成結婚呢?這就要問兩位當事人了。

來記錄下蒐集的模型
被哥哥們圍繞的羅桑XDDD
希望明天早上羅桑沒被燒成渣渣(X

羅路精神病30題—創傷後壓力綜合症 (PTSD) — 下

創傷後壓力綜合症 (PTSD) — 下
依舊在復健
希望沒有OOC
謝謝不嫌棄閱讀的各位😬


-------兩年後
"吶,特拉男你真的不進來睡嗎?"同盟的年輕船長對著特拉法爾加羅揮著手問道。

"不了,我在外面監視凱撒。"

魯夫又盯著羅瞧著了一陣子,見對方沒有絲毫要移動的意思這才縮進了房裡。
凱撒回頭看了眼魯夫又看了眼眼前的羅,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接著再下一秒就被羅給捏了心臟,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越靠近德雷斯羅薩,那時候的記憶就越是浮現,雖然是同盟,但輕易的顯出弱點絕非上策。
夜剛過半,本來就淺眠的羅被一陣嗚咽吵醒。
他認得這個聲音,是草帽當家的。
這種事情本來就很難跨越,即便表現如常,陰影也是一直都在那邊,他一直都知道。

打多佛朗明哥可不是什麼小事,如果因為這種事而讓草帽當家的精神不濟,導致計畫失敗可就糟糕了。
因此為了讓計畫順利進行,羅在隔天早上便去問了草帽團的小船醫。

"狸貓當家的,草帽當家的晚上一直都是那樣嗎?"

"偶爾會......等等誰是狸貓我是馴鹿馴鹿!"
冷靜下來後喬巴才接著說道,"魯夫有時候會有這樣的狀況,尤其是受傷後比較脆弱的時候。"

"你沒找他談過?"

"沒有,除非是魯夫主動提起來,不然我們沒打算說艾斯的事。而且我能做的也有限,畢竟我們沒參與到兩年前的那場戰爭。"說完喬巴還一臉心有不甘的看了羅一眼,"你有什麼辦法嗎?"

羅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魯夫的狀況不是天天出現,而且清醒後也沒有任何的記憶,幾乎跟兩年前那時候一模一樣。


"嗚,艾斯......"
索隆想去把惡夢中的魯夫搖醒,但被香吉士給制止了動作。

"綠藻頭你做什麼,不是說過要裝作什麼事都沒有嗎。"

"別那個臉,我們也看不慣魯夫這個樣子,但這是大家說好的。"

"嘖,臭廚子這我當然知道。"索隆又看了眼魯夫,最後還是躺回了床上。

這種表情的魯夫他果然還是看不慣,他的船長還是適合沒心沒肺的笑著。
但沒有參與到兩年前的他們,雖然不甘心但又能怎麼辦。
就在兩人糾結的看著自家船長的時候,魯夫的床上突然發出了個聲響,嚇得兩人趕緊躺回去裝睡。
接著才隔不到一分鐘居然就安靜了下來,兩人趕緊從床上跳起來,這才發現自家船長居然不見了!
不見了!!!

"魯夫!"索隆一個箭步就衝往臥室外衝,一開門就見到自家船長在同盟船長的懷裡。

"冷靜點你這死綠藻!"正要衝出去的同時,索隆直接被香吉士一腳給制住,"那傢伙好歹是個醫生。"
索隆瞪了香吉士一眼,但還是配合的一起縮回了臥房。

羅看著因為一時衝動,而不小心room進懷裡的同盟船長。
想了下還是打算用大衣把人給一起裹進懷裡。
只是沒想到一動作魯夫就醒了,睡眼朦朧的衝著他喊了句特拉男,讓羅無比尷尬,雖然他這樣抱過魯夫不少次,但可從不是在對方清醒的時候。

羅尷尬的維持著外衣敞開的動作,頓時讓他看起來像個暴露狂變態。

"果然......"魯夫突如其來的話讓羅難得的疑惑了下。

"謝謝你吶特拉男~!"接著的話讓羅更不明所以,只當魯夫是睡傻了。

不過魯夫倒是突破了羅的暴露狂窘境,道謝完就直接一把蹭進了羅的懷裡。

而旁邊也有另一對抱在一起,不過跟甲板上疑似冒著粉紅泡泡的氣氛不同。
這一頭是某忠犬整個快要衝出去砍人,而金髮廚師一急之下,只好把整個人抱住拉回來。
羅瞄了眼戰況似乎有些激烈的金綠兩人,確定人不會衝出來後便無視了。

"道謝什麼呢草帽當家的。"

"兩年前果然不是艾斯呢。"

"什麼?"

"在女兒島的時候......安慰我的果然不是艾斯呢。"

羅愣了下,突然覺得自己那時候簡直像個白癡,還跟著裝火拳當家的。
但身為一個醫生,羅可不會連病人清醒還是睡著都不知道,"你怎麼會知道,草帽當家的。"

"味道不一樣!"看到魯夫一臉自信的丟出這個回答,讓羅不禁有些想吐嘲姓是猴子,人還真是猴子了啊。
可以聞得出不同人的味道,這不是貝波在做的事嗎。

似乎注意到羅有些不悅的情緒,魯夫這才補充道,"嘻嘻嘻,不過......特拉男的味道,跟艾斯的味道一樣,都是讓人安心的味道喔!"說完又往羅的懷裡蹭了蹭。

"草帽當家你....."羅正想說些什麼,這才發現魯夫已經在自己懷中睡著了。

"唉......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啊。"跟兩年前一樣,特拉法爾加羅揉了揉魯夫柔軟的頭髮,把睡在懷裡快滑下去的小船長喬正姿勢後,嘆了口氣後小聲的說了句,"......我也是一樣啊草帽當家的。"接著便壓低帽簷跟著閉上了眼。
而夜色跟帽簷的陰影完美的遮蓋了紅心團船長有些微紅的臉頰。

特拉法爾加羅久違的一夜無夢,戰鬥前夕意外同樣好好補了個眠。

————————

“呵呵我們的同盟船長先生是個不錯的人呢。“

“怎麼了羅賓?”

“不沒什麼,明天一早就知道了,我們早點休息吧。”羅賓笑笑的回了一旁的娜美,航海士小姐早就習慣了考古學家的神神祕祕,自然也不追究,反正到明天早上就知道了。
隨著考古學家的話語,甲板上浮出一雙手幫兩位船長蓋上了一旁的薄毛毯。

至於兩位船長隔天在眾草帽船員的注視下醒過來這就又是後話了。

羅路精神病30題—PTSD 上 (原著向)

創傷後壓力綜合症 (PTSD) — 上
依舊在復健
希望沒有OOC
謝謝不嫌棄閱讀的各位😬

特拉法爾加羅拿著草帽坐在女兒島布簾的外側,他的船員攔不住魯夫,人已經衝進了森林大吵大鬧。 這也難怪,確實就像伊萬科夫說的,即便是神佛在這種狀況下都會崩潰。
而且,他也理解魯夫的感覺。
羅本來還在想著要不要出手,但是吉貝爾先一步跟了進去。


冥王雷利出現後沒多久,羅交代完魯夫要靜養兩週,跟一些相關的事情後便離開了。
"欸~!還不進新世界嗎!"紅心團的船員們看著自家船長泰然自若的靠在貝波的身上,一個勁的起哄要進新世界。
羅看了看眼前鬧騰的船員,隨口回了句,"沒什麼好囉嗦的,你們只管閉嘴跟著我就行...,該是我的東西...我一定會奪過來。"接著紅心團的眾人便冒著愛心大叫著船長!毫不猶豫的接受了這件事。


之後一切如常,只是自家船長還是沒說下個目的地,讓眾紅心團無比煩惱。

夏奇敲了敲船長室的門,沒有回應。
"船長~"夏奇又叫了聲,還是沒有聲音,正猶豫要不要直接開門的時候,佩金就先他一步把門打了開。
"哈哈船長我來送早餐喔!"夏奇邊說邊在背後對佩金比了個中指。
"謝謝。"
夏奇把早餐放到桌上的同時,注意到那個小船長又去大鬧馬林福多的報導夾在書堆裡面,而自家船長則若無其事的拿著本書在看。
盯著快被自家船長壓出指痕的書,猶豫了下,夏奇還是忍不住問了句,"船長你要是很在意草帽的情況的話,不如我們就回去吧。"
"不必。"
看著夏奇表情奇怪的離開後,羅這才尷尬的發現他剛剛慌忙之下居然把書拿反了......


"船長!目的地到了喔!"貝波邊跑進船長室邊說道。
"目的地?"他記得他可沒說過什麼目的地。
"女兒島啊!" "是啊,草帽在的那個島喔!"夏奇跟佩金從貝波的背後竄出來,一搭一唱的說道。
"誰讓你們自作主張的。"說歸說羅還是站起身往甲板走去,畢竟他確實有些在意草帽當家的狀況。
他們上浮的時候已經是晚上,雷利在他們潛水艇一浮上的時候就醒了,現在正站在岸邊等著他們。
雷利對走來的羅打了招呼,似乎並不意外他的出現。
"我只是來看看草帽當家的狀況。"
"這樣啊,可是魯夫那小子現在不在這裡。"雷利笑著指了指身後,示意羅人跑進森林裡去了。
"我不是說過要......"話說到一半就聽到森林裡傳出巨響,羅嘆了口氣便走進森林。
森林雖大,但魯夫一點也不難找,畢竟他所經之處都被大肆的破壞了一番。
"艾斯!!!"
看著不遠處的人猶豫了下還是用了能力,"屠......嘖,room!"直接一個手勢便把人換進懷中制住。
本來想說要是被揍就先用能力把魯夫大卸八塊,至少讓人先不能動。
但沒想到魯夫一進到他懷中就安靜了下來,羅這才發現這傢伙居然還在睡覺。
"RBD嗎 (註)......."
"艾斯......"
"我不是火......"
"艾斯......原來你在這邊。"隨著話語,背後的力道越來越大,被浸濕的衣服讓羅話說不下去。
猶豫了下羅還是回抱了回去,用印象中克拉先生對他說話的語氣回道"......啊,魯夫我在這裡。"
他知道摯愛之人在自己面前被殺掉的痛苦,更何況還是死在懷裡。
羅不自覺的揉了揉懷中人的頭髮,看著皺著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才停下手上的動作,果然這才是最適合草帽當家的表情。


感覺到有些溫暖的光線照到身上後,羅這才發現他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抱著魯夫一起睡著了。
"嘖,一群人就這樣放著傷患亂來。"羅小心的把魯夫抱起,拎回了他們曾經短暫待過的外圍營地。
跟雷利吉貝爾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後,羅便把魯夫抱進了女帝準備好的病房。
一走出帳篷就看到兩人站在外頭等他,讓他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他明明說過要靜養兩週。
去馬林福多大鬧就算了,現在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離開你們就放任草帽當家這樣亂鬧嗎?"紅心團的人在自家船長對著傳說中的冥王出言不遜的同時都嚇出一身冷汗。
只不過還好冥王似乎並不介意,只是笑著回答了羅的問題,”我們也不想,但是魯夫白天確實有好好休息,也不記得晚上的事。而且一到晚上誰也抓不住他,我們這也沒醫生,也不知道該不該叫醒他。"
"抓不住他?"羅記得他昨天明明一把就抱住了魯夫。
"是啊,一碰到他就像發狂似的,硬把他制住又怕傷到他,只好隨著他亂來了。"
"......好吧,白天讓他好好休息。"說完羅就回自家潛艇去了。
之後的每一天羅都會在魯夫睡著後登島,然後再魯夫醒之前把人抱回床上。
滿兩個禮拜的最後一天,羅趁著魯夫睡著的時候檢查了下傷口,不動聲色的驚嘆了下不得了的復元力。
把人拎回帳篷後,跟雷利等人打完招呼後便離開了。
"船長,不跟草帽打個招呼嗎?"夏奇看著潛水艇下潛前最後一刻才下來的羅,又看了看外面的草帽,不禁覺得有些可惜。
船長做了這麼多,那小子卻一點都不知道。
"不必了,只不過是心血來潮罷了。朝下個目的地出發吧。"
在羅離開的同時,夏奇似乎還聽到自家船長小聲的說了句,"跟遭遇那種事的人還要求些什麼......"




註:RBD-rapid eye movement behavior disorder,俗稱睡眠暴力,是把夢境演出來的一種疾病,跟夢遊不一樣多半有攻擊性。過去有新聞講在睡夢中把枕邊人意外掐死的多半就是這種疾病。臨床上常見於中年男性,所以我這邊算有一點亂用,請大家看看就好XD

傾向一邊的雨傘 羅路現代AU

持續復健中
男友力30題XD
希望沒有OOC

現代AU設定
魯夫是大學生,羅是有名的心外醫生
學校跟醫院在附近,羅戰勝兩個弟控哥哥目前與魯夫同居中XD



外科醫生看了眼窗外有些陰鬱的天氣,開始想著今天的幾台刀要怎麼迅速解決。
順便提醒了下旁邊的麻醉師貝波,如果下雨了跟他說一聲。

"Doctor,下雨了!"一邊的麻醉師盡責的提醒了主刀的人。 羅抬眼看了下旁邊的夏奇跟企鵝,兩個助手便心領神會的跟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順便在心中腹誹了下自家老大的隱藏癡漢屬性。
一下刀確定病人沒問題推進觀察室後,換上了通常的衣服,說了句辛苦了就一溜煙的拎上休息室裡最大的雨傘離開了。
三人看著急忙離開的背影,不禁感嘆了下自家曾經高大上的帥氣老大,也不敵戀愛的魔咒,智商節節下降。

羅拿著雨傘有些倉促的往魯夫的大學走去,剛剛那台刀難度比較高,有些耽誤了時間,已經過了魯夫的下課時間。
希望能趕在那兩個弟控前接到魯夫,要是被接走了不知道又要多久他們才會把魯夫放回兩人的租屋處。
正在思考要怎麼從OP大學的校門口,以最近的距離走去理學院,就聽到啪搭啪搭的跑步聲從自己身後響起,跟著一聲"特拉男!"的叫喊直直往自己背撞了上來。

"怎麼不在學院大樓等我?"羅看著掛在自己身上,從後方探過來的笑臉寵溺的問道。
"因為我想快點見到特拉男呀嘻嘻嘻"
羅沒多說什麼,摸了摸毛茸茸的腦袋後便把人拎到了身旁。

"特拉男我要撐傘!"
"你撐傘會頂到我的頭。"羅有些無奈的看著伸出手的人。
上次讓魯夫撐傘的時候,他不是差點被戳瞎,就是視線整個被傘擋住跟瞎了沒兩樣,最後還被甩了一臉水,有撐跟沒撐幾乎沒兩樣。

"不會!"魯夫嘟著嘴氣鼓鼓的說道,讓羅不禁手癢的有些想去捏他的臉,但最後還是因為在大街上忍住了衝動。
"你為什麼想撐傘?草帽當家的。"有鑑於上次的慘案,他實在不太想給魯夫撐。

"因為特拉男專程來接我啊。"
看著魯夫一臉理所當然你來接我,所以我也要付出相對的勞力,你這任性的傢伙怎麼能不給我撐的表情。對視了一陣子後羅還是敗下陣來把傘遞給了魯夫。
看著魯夫舉的高高的手,羅不禁有些失笑,幾次想要把傘接過來但都被魯夫給躲了開,只好無奈的把人攬進懷裡,親暱的用臉蹭了蹭魯夫。

出乎羅意料之外,這次魯夫傘撐的很好,不止沒戳到他,連雨都沒讓他淋到。
今天連續幾台高難度的刀確實讓羅有些疲憊,懷中暖暖的小傢伙讓他有些閃神。

"嘻嘻嘻特拉男到家了喔。"魯夫出聲後羅這才發現這傢伙居然有注意到他的狀況,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難得的安靜了下來。
親了下魯夫笑的開懷的臉蛋後,羅便跟著一起進去了兩人的小公寓。

魯夫一進門就直直往沙發衝,看到滴到地上的水珠,羅才注意到魯夫幾乎半邊都濕透了,這才意識到他剛剛沒有淋到雨的原因。
他真的是太累了,居然沒注意到魯夫把雨傘都往他這邊傾!

"你這個笨蛋怎麼會搞成這樣,快給我去洗澡!"說完羅就伸手要抓魯夫,但被魯夫一溜煙的給溜了開。
"不要,我要先吃東西!特拉男才是笨蛋!"
最後在一陣打鬧之後,魯夫還是被羅給拎進了浴室。

恩,至於有沒有好好洗澡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後來,羅有些疑惑的問魯夫怎麼會想把傘往他傾,沒想到居然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他本來以為會是哪個人出的餿主意。

前陣子他因為太累,回家洗完澡也沒吹頭髮就直接睡著了,隔天頭痛了一整天,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記得這件事。
真是個會收買人心的小鬼。

羅路30題 原著日常向

時間設定剛打完Doffy

9.恰到好處的距離感(?
13只有你能做的那個位置(?
18.毫不吝嗇的誇獎和鼓勵
第一次寫30題,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寫到XD
一個沒有糧所以自己產的狀態,希望沒有OOC XD



羅坐在千陽號的甲板,看著同盟的年輕船長蹦蹦跳跳的跟他的船員鬧來鬧去。
跟兩年前的樣子截然不同,當初那幾乎放棄自己生命的樣子,甚至讓鮮少表露情緒的他動了怒,把人交代給冥王後便連招呼都沒打得離開了。

看著完全沒有剛經歷過生死大戰的感覺的一船,他不禁開始有些擔心。 草帽當家的這樣就算了,連船員都這樣。
他到底是跟怎麼樣一個不靠普的海賊團搭上線了……
真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跟他們結盟。

"特拉男~你坐在那裡幹嘛,我們來玩吧!"說完也不給他回答的機會,一個勁的就蹦了過來,旁邊還伴隨著那美的叫罵聲跟騙人布的驚叫聲。
看著抱上來的某超新星,他沒多說什麼被撲倒後便站起身跟了上去。

魯夫拉著他,神神祕祕的跟他說帶他去一個他專屬的好位置。
在被拉著走的過程中,他能感覺到綠髮的劍士裝睡緊盯著自己,而看起來心不在焉的廚子則不時放出見聞色。 長鼻子當家的甚至直接用口型對魯夫吶喊,然後在他看過去的同時縮到一邊去。
好吧,他收回前言,看來除了草帽當家外,其他人似乎都很有自覺。

"嘻嘻嘻不用擔心,特拉男是個大好人喔!對吧?"說完還轉頭對他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直白的誇獎和無條件的信任讓他愣了下,不管聽了多少遍他還是無法習慣,壓了下帽簷後才回道,"嗯"
一瞬間他似乎將那大大的笑容,跟記憶中的笑容重疊了起來。

柯拉先生,我想我找到了讓我能夠為自己而活的救贖了。
他想這或許就是他跟草帽當家結盟的原因吧。

魯夫把他領到了他的特等席坐下,在旁邊手舞足蹈的小船長三番兩次差點掉下海後,他便一把將對方攬進了懷中。
海風混著魯夫身上帶著陽光的味道往他吹來,是讓人很舒服的味道。

在看到眼前飄逸的黑色髮絲時,羅這才意識到他們的距離似乎有點近。
不過他這是為了避免草帽當家掉進海裡,掉下去的話他還得浪費體力用能力把人救上來。
所以,這個距離剛好。

嘛,只要忽略掉背後殺人的視線一切就完美了。